您好,欢迎来到汽车消费网 - 汽车消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 >> 导购 >> 内容阅读

一个孩子年入百万养活一家人 童模童星最终成就了谁?

2019-05-08 02:36:27  

文章来源:网络

最近,“湖州织里童模被踢”的视频引发微博热搜,视频中3岁多的童模被踢后,没有哭闹,愣了一会儿后又继续摆好姿势,进行拍摄。

目前,已有100多家淘宝童装店主联名呼吁规范童模拍摄行业,推动童模保护。织里当地一家童模拍摄基地称,5月1日起基地将关停。

虽然与童星和小网红相比,童模在童星经济产业链中处于较低层级,但面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的高薪诱惑,不少家长将自己的孩子推到了闪光灯下。

童星,是工具还是梦想?

随着电商中童装市场的快速发展,童模行业也应运而生,并且形成规模。这似乎是必然的结果,却在大众看来它与儿童真人秀和儿童网红一样,带有更多的目的性。

不少家长表示,他们送孩子去当童模、做童星或者网红只是为了锻炼孩子的胆量,让孩子变得活泼。也有孩子表示,这个行业是自己所热爱的,自己的理想就是当明星。

在浙江湖州,有一个织里镇。这里在2002年被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中国服装协会命名为“中国童装名镇”。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织里镇共有童装生产企业1.3万家,童装电商企业7000余家,年产童装13亿件(套),占据全国童装市场的半壁江山。

与此同时,还有“时尚看巴黎,童装看织里”的行业标签。在这里聚集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数以千计的儿童模特。和这里的服装企业一样,童模的市场竞争也十分激烈。

据悉,在织里,童模拍摄一件衣服赚的钱在80~180元,根据个人能力或者安排,一天拍摄的衣服大概在20~200套左右。按这样的方式计算,一天最少能赚1000多元,甚至上万元。一个童模至少能给一个家庭带来几十万元的年收入。

业内人士曾向《凤凰周刊》透露,当红童星参演大阵容电影、电视剧,片酬一般在10万~100万元之间,即便只是一次简单的商演,最少也要四五万元,当红童星的年收入会达到数百万元。

这样的收入水平堪比一个工作多年的企业中高层管理干部。

2013年《爸爸去哪儿》爆红后,不少两三岁的孩子开始频频出现在媒体上,萌娃自身赚足人们眼球的同时,又帮明星父母提升了知名度,获取了更多的行业资源。

对此,广电总局在2016年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严格控制未成年人参与真人秀节目,不得借真人秀节目炒作包装明星,也不得在娱乐访谈、娱乐报道等节目中宣传炒作明星子女,防止包装造“星”、一夜成名。

这之后,儿童真人秀节目大多转为网播,形式也从单纯包装明星子女转为“明星+素人”的模式,如《爸爸去哪儿4》《放开我北鼻》《超能幼稚园》。

虽然遏制了明星子女的光环,却也激起了普通家庭的“造星梦”。从节目里走出来的阿拉蕾、小山竹、Jackson、哈琳等都正式出道,身价倍涨。

参加完《爸爸去哪儿》之后的阿拉蕾(崔雅涵)并没有回归平常的生活,行程比之前更多了,包括演戏、参加节目、拍摄杂志、参加国外电影节等等。

粉丝们吐槽,阿拉蕾的纯真感逐渐在消失,拍出来的照片造型越来越成人化,缺少了儿童的活力,多了几分成年人的沧桑。

但与阿拉蕾一样大小,频繁出入各种舞台、上各种才艺培训班,甚至举家搬迁至横店的小孩都把成为明星当作梦想。

有网友表示,所有的才艺都是自己想要学,哭着喊着让父母给买钢琴、吉他或者去学跳舞。家长基本上都选择支持,但中途由于训练太苦,自己坚持不下来父母才去打骂的。

是谁在“助力”童星?

不管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完成明星梦想,在这背后都离不开推手。各类影视和经纪公司,以及培训机构的相关业务甚至一些成年明星成为推动童星经济的主要力量。

“限童令”出台后,明星子女很少再出镜,非明星子女的童星有了更多机会。

在北京,各类与童星培训、包装、宣传、演艺等相关的公司机构有上千家,它们根据流行风向,为孩子们进行包装,或是参加真人秀,或是介绍进组拍摄、参加模特大赛。资质不够的可以先进行培训。

但是这些机构的水平参差不齐,有些节目根本无法在正规媒体上传播,而那些真正能够让孩子在较大平台露脸的经纪公司(多与电视台和网站有合作),对孩子自身素质和家长配合度要求较高。

北京一家曾经多次陷入法律纠纷的儿童经纪公司,在其《艺人合作协议书》《包装宣传制作项目明细AA级(童星)》等相关协议中罗列了19.8万元的费用构成。

其中,包括一组200张的写真照片4.8万元;个人高清影像拍摄4.8万元;后期剪辑、后期合成等1.2万元;AA级造型顾问6万元;杂志宣传2万元,个人专访1页;视频演员卡1万元……共计19.8万元。

一位曾在这家公司工作的才艺培训老师向《每日人物》透露,这家公司的经纪人基本上都没有考过“演出经纪人证书”,并不具备代理演员的资格。市面上大多数儿童经纪公司也和他们公司一样。

目前,整个行业规范比较乱,利益纠葛相当多。诸如“家长斥资40万元只得到一张唱片”“家长花20万元让孩子带资进组,最后只得到群演角色”“花了两三万元参加电视台节目录制,最终孩子和几十人一同上台,一个镜头都没有”等等。

此外,在一些童星童模的选拔中,一些工作人员向孩子伸出“黑手”的事情时常发生。有的以“测量身材”为由,要求女童裸身测试,最后将视频和照片打包成儿童情色产品,转手卖给色情网站。

但一旦孩子成名或只是入行,经纪公司、经纪人和整个家庭都会获得经济利益。所以即便是面对各种风波,把孩子送进经纪公司和拍摄基地的家长仍旧络绎不绝,各种星探也常年活跃在各大商场、旅游景点、学校周围。

现在很多童星经纪公司的利益模式是一个类似金字塔的序列:最上层是总监,往下是主管、经纪人、见习经纪人、经纪人助理。

经纪人助理一周需要工作六天,每天上午去公司打卡后便外出寻找适龄儿童。工资以底薪加提成的方式计算。

经纪人助理只要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拉人”任务,就能升级为经纪人。此后便可以从童星的活动中赚取提成,级别越高提成越高。

北京三里屯——一个星探经常出没的地方

即便是已经出道的童星,接下几万块钱的活动,最后到自己口袋的也许只有几千块钱。

而相对正规的公司虽然不会收取额外的培养费用,但培训项目和课程十分繁重,从早晨8点一直排到晚上10点。经济实力雄厚的公司和家长有的直接将孩子送往国外进行培训,从小与父母分离。

织里童模影视拍摄基地工作人员曾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孩子们拍摄到夜里十一二点是常态。

但是,即便上培训课、参加节目和影视剧拍摄,孩子们的成名路十分不易。除了知名的童星,90%的孩子在行业里并没有存在感,报酬和投入往往不成正比。

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还会出现很多问题。在童模行业内,最受欢迎的是身高在90厘米左右的孩子,1米3以上就不好接单子了,有些家长会为自己孩子长得太快而担心。童星的合约一般在3~5年,很多经纪人会优先选择6岁以下的孩子,以防合约时间没到,孩子已经不在童星(12岁以下)的范畴了。

面对自然客观的外形、身材变化后期的“努力”将会十分艰难,如果回归正常生活则需要孩子和家长重新面对繁重的学业,离开没有聚光灯的演艺圈,也意味着经济收入来源被切断。

织里童模中比较出名的“谷歌”曾向媒体表示,做不了童模之后也会好好学习。她曾向媒体透露自己的愿望是成为演员,这也是她妈妈的目标。谷歌的妈妈带着谷歌去过一次横店,但没有人围着谷歌转,她们俩只能坐在旁边儿干等着。

“限童令”后,儿童真人秀制作依旧

于父母而言,对孩子的培养绝大多数是出于对孩子的关爱。有的家长的初衷可能只是要矫正孩子站姿,或者让孩子变得更有勇气、大方得体。但很多孩子最后还是成了父母满足精神和物质欲望的工具。

2018年8月24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2019年2月14日《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于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务会议审议正式通过,并自2019年4月30日起施行。

《规定》提出,防止未成年人节目出现商业化、成人化和过度娱乐化倾向。未成年人节目不得宣扬童星效应或包装、炒作明星子女,不满10岁儿童禁止代言广告。

但即便有《规定》,但仍有不少童星经纪公司和电视台做着儿童真人秀节目。

有的真人秀节目还明码标价,部分与电视台和学校合作的节目为免费,只需通过条件筛选便可以参加。

但行业内鱼龙混杂,即便能够遇上正规的儿童经纪公司,由公司出钱对孩子进行培养与包装则比较幸运,但孩子仍旧需要承担很重的压力。

据业内人士向《影视独家》透露,将一个素人小孩成功推成小明星,通常需要投入几百万元的培养成本,培养费用由后期小童星的收入慢慢填补。当然公司也会根据孩子的具体能力来进行着重培养,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这意味着在别人的孩子玩耍时,小童星们已经变成了打工仔。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五条规定:禁止用人单位招用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禁止使用童工规定》(国务院令第81号)、《使用童工罚款标准的规定》(劳动部、财政部文件,劳力字〔1992〕27号)等法规和文件明确规定禁止使用童工。

面对有增无减的儿童真人秀节目,网友吐槽,似乎一遇上童星,《劳动法》貌似就失效了。

在充斥着名利、金钱、欲望的影视圈中,孩子的“天真”过早地被抹去。童星们的言谈举止中都越来越成人化,还有些商家给童模的造型十分夸张,并让他们摆出一些成人式的性感姿势吸引观众眼球。

一些“眼尖”的网友还看出“童星长大后普遍偏矮”,认为是童年工作压力过大所致。

网友吐槽,让两三岁的孩子去拍戏、上节目、当模特,那么小能知道什么?怎么断定自己的孩子就百分百有表演天分?

适度参与业余的演艺活动,或许能够使孩子得到锻炼,但不应把经济利益放在首位,家长应适可而止,行业也仍需要进一步规范。